CHEN

像做豆腐一样做自己——《亚搏网页登陆人》杂志美文品读(15)

Time:2020-08-12

做豆腐也许对于来自农村的我并不神秘,小时候的每年冬天父母就会开始做豆腐,一来可以卖豆腐挣钱,二来可以用豆渣来喂饱家里养的几头猪,最主要的还是妈妈觉得每天给我们一家四口鲜浓的豆浆,既改善了伙食又补充了营养。想想那时,幼小的我并不能真正的体会到父母的艰辛,只为有那一碗豆浆而感到快乐和满足。

时至今日,再想起童年的那段时光,依然清晰的记得父母做豆腐时候的情景。想要做出漂亮的豆腐,先要筛选和清理豆子,每次看到一粒粒饱满的黄豆滚出妈妈的簸箕时,我总是调皮的用手来接住玩,但每次都会把豆子洒到地上,眼看妈妈的脸色“黑云压城城欲摧”之时,就以“凌波微步”的速度逃之夭夭。

每一次当我估计到妈妈把泡好的豆瓣磨好开始烧水做豆腐的时候,便窥视着她悄悄移动到灶边装模做样的烧火,这样等妈妈发现我在帮她烧火的时候便会“不计前嫌”了。其实,大多数时候是因为妈妈忙的没时间跟我真的“算账”。

把烧开的水和磨好的带渣豆浆冲兑好之后,就是妈妈最累的时候,她拿出纱布袋,然后我把冲兑好的豆浆舀出来倒进纱布袋中,妈妈就会使出全身的力气来揉出过滤时豆渣中所剩的豆浆。这个时候的我便乖乖的帮妈妈照看着过滤到锅里的豆浆和灶里的火,为的是等豆浆烧开之后能抢在哥哥之前喝到第一碗加糖的美味。

豆浆烧开之时会附着一层薄皮,捞起晾干,就成了来客人时候做菜的豆油皮。这个时候把滤掉渣的豆浆晾到妈妈认为合适的温度时候,加入适量石膏,稍后片刻,豆腐的“前奏”豆花就出现了,然后在把豆腐脑装进纱布做的包布中抱紧,压上大石就可以等着豆腐的出现了。小时候的我不知道压石头是为了挤出多余的水分,天真的担心着豆腐会被压碎,现在想想,豆花如果没有“高压”,没有被包布包紧,可能它永远只是豆花,永远都成不了一块一块的豆腐。

儿时的自己也许只把豆腐当做是一种美味,把做豆腐当做是一种乐趣,现在生活在城市的自己早已没有了做豆腐的经历,但每一次回忆起那段“豆腐”时光,更多的是一种哲理,品格如果没有信念的打磨、整理、包扎,就如同没有包布裹紧的豆花,如何又能缔造出白如雪、滑如缎、细如瓷的上乘豆腐“气质”?

像做豆腐一样来“做”自己,我相信像父母一样的勤劳品质会让我更好的打磨自己,让自己从坚硬的“豆子”变成对生活充满温情的柔韧“豆腐”! 
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