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EN

门前有棵梧桐树——《亚搏网页登陆人》杂志美文品读(11)

Time:2020-07-16

三月底的中午,我在小区巷尾看见了一棵梧桐树,开满了素雅的梧桐花,淡淡的香味驱散了空气里尘土的味道。我每天埋头穿梭在家和公司之间,忽然发现春天正大摇大摆的来了,这世上满是花。

记得小时候老家房子门口也有一棵梧桐树,树干粗大,要两三个小伙伴围抱才能围起来。每到春夏之际,梧桐花开满枝头,一片清香,太阳在大大的梧桐叶间摇曳,微风不时把轻柔优雅的花瓣吹落下来。

儿时的我最爱这棵梧桐树,春天拾花朵,夏天抓毛虫,秋天集落叶,冬天在树底下玩过家家。梧桐花粉嫩嫩,娇滴滴的,像喇叭口的灯笼,用线串起来成了一串鲜花项链,那是我几个堂姐们常干的事,女孩子到底是爱美呢。

我最喜欢夏天,梧桐树上的毛毛虫有手指粗,螺旋纹,还有数不清的触脚,扭动着笨重的身躯在梧桐叶和枝干间爬行。男生爱捉这些外形恐怖的毛虫去吓唬女生,吓得她们直跳脚才开心。

盛夏的梧桐树也是知了的安家之处。中午太阳正猛,数十只知了在枝头不累似的叫着——“聊嘶嗒……聊嘶嗒”。于是爸妈午睡的时候,我总是要偷偷溜出去拿着竹竿子去捅知了,要是能逮到活的知了,那可是欢喜得很,还要用玻璃罐头将它养起来,里面放上梧桐叶子,可离开了树木怀抱的知了再也不叫了。

我跑到奶奶的跟前,想要知道为什么知了嗓子哑了。奶奶则告诉我说知了喜欢以大树为家,在这个小小的玻璃瓶子里是活不了几天的,还是放它回家吧。

夏天的傍晚,梧桐树下热气消散最快,一家人和邻里一起坐在树下聊天。小孩子们喜欢这个环节则是因为这是吃西瓜时间,从凉爽的井水里浸了一天捞出来的大西瓜爽甜脆口。一边吃瓜,一边听大人们聊天,还有知了协奏曲作背景乐。漫天星辰,凉风习习,不一会我就在奶奶的膝盖上睡着了。

慢慢长大的我离童年越来越远。只留下今天淡淡的记忆,一缕梧桐花香唤醒童年记忆。


 

 

 

 

 


返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