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EN

我在北方青灰色天空下——《亚搏网页登陆人》杂志美文品读(9)

Time:2020-06-23

 北方,我深深眷恋的故里。我爱它春日干冷的风,夏日寂静的热浪,秋日落叶的悲凉,冬日死寂的冰天雪地。这里不曾有过多么靓丽的风景,与江南相比较,相差甚远,有的只是四季青灰的天和浊浪徘徊的河。

但在北方,四季的变化却如此鲜明。春天便是花开,夏天则贪那树下的绿荫,秋天又踩得落叶嘎吱作响,冬天望着一地银白翘首期盼明年的春暖花开。想必江南小巷中的孩子一定痴迷地听着雪的故事,但却不知雪究竟为何物,只知其晶莹纯洁,仰面而闻,大人亦是如此这般的重复,可终究不知,只盼一见,多了些似锦的幻想。

我去过南方,那里空气潮湿,氧气充足,走许久也不会累。那儿早晨起床仅是揉揉惺忪的睡眼,而不似我们这般像中弹后在血泊中挣扎的悲壮。伸个懒腰,吹着咸咸的海风,南国四季皆春。天空永远充盈着温暖,色调柔和,不去看那朝阳日落,单是蓝天白云,便是画家笔下永远也绘不完的美丽。

北国,天是青灰色的,时而稀薄得似风一吹便能望见星空;时而郁郁沉沉地压在人头顶,只是静默着,无丝毫动的迹象。我在这里爱的是大地,脚下踩着的大地用砂石土砾一寸寸把我们垫至空中,在几千米的海拔高度上,空气稀薄,夏炎冬寒。心中虽一遍遍地骂着这个鬼地方,但却从未嫌弃过它。北国大地给予我们的,所以即使我一遍遍地抱怨,但我还是感谢他迫使我用力去呼吸,而不是等着大气压把氧压入肺中,还是感谢它让我无论在料峭的春寒,还是萧瑟的秋风中,每天早晨都坚持着爬起。

南国的天固然很美,倒映着玲珑的江南小楼和满载而归的闽浙渔船,但我更爱北国的大地,因为这里是生我养我的地方。


返回